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15113例
来源: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15113例发稿时间:2020-04-05 20:59:51


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,详细描述他工作的“危险”情况。

文中,德伯格葛雷夫介绍,“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,一周工作6个晚上。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,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,使其可以通氧。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。”

2月4日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,阿扎直接与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代理主任拉塞尔·沃特沟通要钱,后者看起来比较“负责”,让阿扎提交一份申请。第二天,阿扎起草了一份40多亿美元的预算申请。结果,白宫一些人愤怒不已,阿扎被召到白宫战情室开会,知情人士透露,会议现场爆发争吵。

1月29日,美国新冠任务小组正式建立,主要任务是聚焦边界管控等问题——应对从中国撤回的人员。1月31日,美国正式宣布将限制非美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。这也是特朗普至今最“引以为傲”的一项防控措施。

据日本《朝日新闻》4日报道,北海道教育委员会负责人佐藤嘉大当天在札幌市内的一家医院去世,终年62岁,死因是呼吸系统衰竭。

据报道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,“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,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。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。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。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(ICU)给病人插管时,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。”

文章称,当特朗普宣布自己为“战时总统”时,美国已经走上这样一条路: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、越南战争以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。事情本不应该这样,尽管没有很好准备,但美国有专业知识和资源。这次失败与“9·11”事件有些类似:警告响起,但政府最高层充耳不闻,直到敌人已经发动袭击。

1月底至2月初,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.36亿美元经费,以应对疫情。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。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,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,简直是小题大做。

文章最后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:“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。血氧水平下降,心率下降,血压下降。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,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,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。”根据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网站的统计,截至北京时间5日13时13分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1.2万例,约占全球120万确诊病例总数的1/4,累计死亡病例超过8500例。CNN5日称,过去一天美国1344人死于新冠病毒,为迄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。

3月末,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——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,即使如此,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。模型测算显示,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。